全國服務熱線:18911751996

行業動態News

當前位置:主頁 > 行業動態 >

豬市“崩盤”隱憂何解

發布時間::2014/5/19 作者:admin 來源:未知 字號:

有效穩定豬肉價格要“多管齊下”,既要政府采取收儲、放儲等調控辦法,更要學習國外先進經驗,運用生豬期貨等市場手段   毛豬的收購價為每斤4.8元—這是11日經濟導報記者在德州市齊河縣獲知的最新價格。   在豬糧比價深度跌破6∶1的盈虧平衡點后數周,中央儲備凍豬肉收儲于3月27日啟動。此次收儲在全國范圍內進行,共收儲6.5萬噸。然而,收儲政策出臺后生豬價格卻沒有回升的跡象,依舊一路下滑。   豬價的大起大落一次次刺痛了養殖戶們的心,并繼而成為影響該產業健康發展的“軟肋”。導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由于虧損太多,不少養殖戶都在大幅降低存欄量,同時,部分養殖戶出現了貸款違約的情況。   面對豬價的大起大落,在收儲手段收效甚微的情況下,生豬期貨再次進入業界視線,接受導報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提出了“豬周期”的破解之道。養殖戶咬牙死撐   11日,在齊河縣一農貿市場,豬后腿肉的價格是9.7元/斤,五花肉的價格不到9元/斤,價格之低讓在此賣肉的張風坤感到不安。   “不知道為什么價格一直走低,一個多月來每斤跌了1塊錢左右。價格低了,銷量卻并沒有上去。”張風坤搖著頭說。   生豬價格持續下跌,損失最嚴重的是上游養殖戶。考量養豬盈虧有一個重要的參考指標—豬糧比 (生豬價格與作為生豬主要飼料玉米價格的比值)。我國一般把6∶1定為盈虧平衡點,高于這個點養豬戶就盈利,低于這個點養豬戶就虧損。豬糧比低于5∶1即進入紅色預警區,意味著養殖戶陷入深度虧損。據中國生豬預警網監測顯示,全國豬糧比已經低至4.62∶1,同比跌14%,不但遠低于6:1這個盈虧平衡點,還處于紅色預警區域。目前養殖戶們虧損幅度達到歷史上較高水平,每頭虧損300元左右。   齊河縣西魏村是個養豬大村,空氣中處處彌漫著豬糞味。在村西頭,一個個養豬場整齊地排列著,在街道上不時還能聽到豬叫聲。   養豬戶魏明告訴導報記者,他有2個豬場,養豬數量超過1800頭。“現在的價格已經跌破5元/斤了,賣一頭豬就要虧兩三百塊錢,賣豬的錢還不夠還購買飼料的錢。”魏明說,“現在就是死撐,到處找錢。如果再這樣跌下去,也撐不了多長時間。”   以前魏明是直接購買飼料喂養,現在為了省錢,改為自己調配飼料喂養。“這樣一斤飼料能省幾毛錢。”魏明說。   在另外一家養豬戶董虎家,與其他養豬戶不同的是,他家的豬叫得有些凄慘。“餓的,因為沒錢買飼料了,所以一天只喂一頓食兒。”董虎低沉地說,“以前,都是養到200斤左右才會賣,現在160斤左右就賣了,得換點錢買飼料。”   按照他的說法,如果現在退出,設備、廠房都閑置下來,肯定虧損更多。“現在行情不明朗,我也不等,該賣就賣,虧了先借錢過,等價上去后看能不能補上。”   據導報記者了解,此前董虎的養豬場一般保持著1000頭的存欄量,但今年價格持續走低后,他已經把存欄量壓到了不到800頭。   這并非個例。西魏村黨支部書記朱連光告訴導報記者,他們村中等規模的養豬場有70多個,存欄量在500至2000頭之間。“正常情況下,整個村年出欄量在12萬頭左右,但今年肯定達不到這個數字。”   按照他的說法,不少養豬戶都在減欄。有些養豬戶甚至將還在繁殖期的母豬也低價銷售了,縮小規模,甚或不得已而退出。據他推算,全村能繁母豬的數量從6000多頭已經降至5000頭左右,甚至不排除以后這一數字還會下降。   朱連光告訴導報記者,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資金短缺。“價格的下滑已經讓不少養豬戶硬撐,很多人都在借錢度日。”但朱連光認為這還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養豬戶的貸款違約。“全村70多戶養豬戶都有貸款,總額度在上千萬元甚至更高。現在已經有養豬戶還不上錢違約了,一旦崩盤將會引發連鎖反應,可能會導致更嚴重的后果。”進口量增加沖擊國內市場   卓創資訊生豬市場分析師劉麗接受導報記者采訪時預計,繼今年3月17日本年度首次收儲后,第二輪收儲行動將在本月15日前后展開。按照其說法,一旦上述方案實施,豬市的供求關系或將被改善。   不過,即將到來的收儲行動并未讓魏明和董虎等養殖戶的心情為之提振。“3月17日的那次收儲行動,數量太小,除了造成局部小范圍內生豬價格有所回調外,包括山東在內的國內生豬價格的下滑通道并未就此改寫。”劉麗說。生豬行業分析師馮永輝表示,進口豬肉的沖擊也比較大。去年全年我國豬肉進口量58.4萬噸,同比增加11.7%。今年前2個月,僅天津港(600717,股吧)口岸就進口豬肉2.5萬噸,價值3億元人民幣。   最近有消息稱,雙匯集團將從寧波口岸集中進口大約3500噸美國冷凍帶骨豬肉。雖然這個規模看上去并不大,但是目前國內已經生產過剩,如今再進口,而且價格還低于國內的毛豬價,被一些人認為是壓垮養豬人的最后一根稻草。破解“豬周期”之道   商務部研究院消費經濟研究部副主任趙萍認為,目前要警惕的是“豬周期”,這其實是一種經濟現象,簡單來說就是“價高傷民、價賤傷農”的一種周期性的豬肉價格變化怪圈。“為了平穩豬肉價格,要充分發揮國家收儲的作用。”趙萍說。   魏明表示,國家應該加大收儲力度。“市場行情,我們認可,但這種一跌再跌的日子我們養豬戶無法承受。雖然我們想掙錢,但并不追求一頭豬掙上千元的那種暴利,更不想一頭豬虧好幾百元。”   魏明希望國家能加大收儲力度,當豬肉的價格偏高時,國家就放開儲備平抑價格;當價格偏低時,則加大收儲力度。“不要讓價格過低傷害了養豬戶。”   對于魏明的希望,董虎表示贊同,但他希望國家也能設立一個和糧食一樣的最低收購保護價,保證養豬戶微虧或者持平,保護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。“一般來說,毛豬的成本價是每斤6.5元。”   “另外,為保證養豬戶能生存下去,國家還可以采取財政貼息政策,適當降低養豬戶的貸款利率,同時增加臨時飼養補貼等方式穩定市場價格。”朱連光建議。   面對大起大落的豬價和持續進行的養豬“熊市”,在母豬繁育補貼、收儲等手段均收效甚微的背景下,生豬期貨再次進入業界視線。“發展生豬期貨是大勢所趨。”德州市畜牧局一名人士表示。盡管業內對生豬期貨盡快上市充滿期待,并對此寄予厚望,但行業人士表示,要順利推行還有諸多瓶頸問題待解。“截至目前,除國內尚未有一家交易所正式交易生豬期貨合約外,在已經開展農畜產品交易的武漢、重慶等地,生豬交割一直是繞不開的難題。”劉麗表示。   光大期貨分析師王娜表示,生豬期貨上市存在的主要擔憂還是疫情,另外就是交割,之前大連商品交易所計劃推出活體交割,但檢疫和疫情控制難度大,如果改成凍肉交割,預計市場接受度就會提高。“如果生豬期貨出臺,期貨的價格發現功能就可以給市場帶來更多的遠期價格參考,這樣養殖戶就不必盲目補欄。用市場手段調節市場,有利于加強競爭、淘汰落后產能,有利于生豬產業整合,市場調節功能與政策調節機制結合,更有利于產業發展。”   不過對于生豬期貨,無論是董虎還是魏明,兩人都不太“感冒”。“我倒是聽說過生豬期貨,可感覺離我們還挺遠。”董虎說,“雖說期貨市場的套期保值功能可以規避養殖戶的風險,但我們周圍并沒有正規的生豬期貨交易市場,即使有,由于其各方面要求都挺高,還要交保證金等費用,對于我們來說有些"玩不起"。”   在北京工商大學證券期貨研究所所長胡愈看來,有效穩定豬肉價格要 “多管齊下”,既要政府采取收儲、放儲等調控辦法,更要學習國外先進經驗,運用生豬期貨等市場手段。 
流量挂机赚钱软件v6